对教师的评价怎么写(简短评价一位好老师)

当下,究竟如何评价一个教师,特别是青年教师,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事实上,教师评价的方法不少,有问责式的,有增值型的,有反思性的……19日,现年92岁高龄的老教育家、中国教育学会名誉会长顾明远,以及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特别从北京与全国教师教育发展论坛进行视频连线,向线上线下数万名参会教师发表了自己的“评价观”。

这届论坛正是以“新时代教师评价”为主题,顾老提出的增值评价,朱教授提出的反思性自我评价,都成为上海师范大学主会场专家们使用的高频词之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师教育中心负责人张民选教授就表示,纵观国际教师评价的历史演进和词语变化,可以发现不宜用高高在上的心态开展教师评价,不宜使教师评价成为教师新的“压力源”,应让所有教师通过评估而得到发展,应倡导教师评价从“教师考评”向“教师评赞”(teacher appraisal)转变,让每一位教师的教书育人业绩都能得到褒奖和称赞。

【给老教师、青年教师的评价并不一样】

作为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在顾明远眼中,不论是学校评价还是学生评价,不论是教师评价还是用人评价,这几方面的评价归根到底,正如《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所言,就是要破除“五唯”——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建立符合时代要求的科学的教育评价制度和机制。其中教师评价制度改革很重要,“按教师评价的要求,坚持把师德师风作为第一个标准。”

“有的时候,老师不经意的一句话可以鼓励学生进步,也可能伤害学生,所以教师的言行要慎之又慎,”在顾明远看来,师德师风本就是教师专业化的一部分。师德师风的核心是敬业爱生,教师不像其他职业那样,教师的作用就在于教师本身的品德和才能,以此影响学生,而这种影响又是长远的。

顾明远认为,教师评价改革方案要改进“结果评价”,强化“个性评价”,探索“增值评价”,健全“综合评价”。他说,学校对教师进行评价,应该重视过程的评价、综合的评价,特别是要重视增值评价,以鼓励进步。

顾明远举了一个例子,援引同行观点:在通常的社会评价下,能够治好疑难病症的医生才是好医生;那么,如果教师教好优秀的学生就成为名师,而在薄弱学校把比较差的学生教好了却成不了名师——“这显然是教育的悖论!”因此,学校对教师的评价应该是增值的评价,从发展中看教师的进步。而且,根据教师的实际情况分层次,给老教师、青年教师的评价是不一样的,要重视青年教师的提高,既严格要求又重在鼓励。

朱永新也认为,处于不同专业发展阶段的教师具备不同的学术基础和发展需求,采用一个标准去评价不同性别、学历、学科、学段、职称乃至于不同地区学校的教师是有失偏颇的。“明确教师评价的目的并不是惩戒或者奖励教师,更应该是引导教师、学校、家长乃至于社会更友善地对待教师,并且帮助教师成长。”

在评价同时,教师培训也很重要,但顾明远直言教师培训要改变过去灌输的方法,不能与“老师讲、学生听”一样。作为培训者的资深教师面对接受培训的教师,“首先培养他们的专业思想,热爱老师、热爱工作;其次要让他们懂得教育规律,也懂得教育法律法规;再次是培养他们教书育人的能力……”

【相对量化刚性的软性主观指标常被忽视】

朱永新教授引入纵横对比的视角。在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教师评价是一种教师问责手段;从80年代到世纪末,教师评价的内容从学生表现转向教师表现,教师的个人特色被关注到,但是教师评价的目的依然只是为了改善学生表现。

进入21世纪以后,世界各国先后制定了教师专业标准,并且以专业人员的身份要求教师。世界上一些主要国家和国际组织都进行了教师评价模式的新探索,比如发展性评价的模式,将相对评价、真实评价、课堂观察评价等评价方法综合使用。

朱永新表示,当前国内外主要有两种教师评价导向,一是以考核教师绩效为目的的总结性评价;二是以促进教师专业发展为目的的发展性评价。“发展性教师评价的优势价值已经基本形成共识,但对于发展性评价和总结性评价能否融合却存在不同看法。”

他针对性地指出,当下教师评价的主要目的仍是管理教师,而不是为了促进教师发展。“这个导向虽然可以快速判定教师的任职资质,核算工作成效,但主要是从学校行政管理的角度出发的,评价的结果也直接和教师的奖惩相挂钩。”在朱永新看来,这样开展教师评价的动机单一,使用的评价标准没有区分度,对评价结果的分析也缺乏公正,容易忽视教师的自主发展意识,也不利于教师的成长。

同时,目前教师评价内容包含众多量化的刚性指标,如学生的学习成绩、教师的科研成果、教师的工作时间等。然而,动机、态度、效能感、职业忠诚等和教师职业密切相关的软性主观指标经常被忽视。“从被评价者角度看,忽视主观因素会打击教师积极性,不利于教师自我学习和自我提升。”因此,未来的教师评价会越来越强调教师的主体性,“包括价值性反思、教学性反思、学术性反思三种活动在内,多样性、反思性自我评价将会成为未来教师评价的非常重要的主体性方式,也会成为教师成长的主要路径。”

除此之外,教师评价还缺乏专业支撑和外部监督。朱永新坦言,当前教师评价大多数由学校自身或者说教育管理单位来完成,实施评价的主体主要是由学校领导或者部门负责人担任,缺少第三方尤其是专业教育评价机构参与。“未来应当建立一支专业的教师评价指导队伍,并建立一些教师评价的监督机构,不仅要完善教师评价的内容、体系、方法、技术,还要协助教师、学校乃至于社会分析应用评价结果,充分发挥教师评价的指挥棒作用。”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对教师的评价怎么写(简短评价一位好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