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扁担街

办公室在二楼,宿舍也在二楼,一.二.三……拐弯,一.二.三……进屋,每天上上下下数百道楼梯,着实是一桩苦事.回到家里,孩子们一字儿摆开,头与头构成一道足足七十庹的坡,自己”造”的坡自己爬,也着实是一桩苦事,但为了工作.生活.家庭.孩子,要爬.

这有形无形的坡,使我想起了家乡的那条扁担街.

说起来很羞愧,我小时候有点”刁顽”,初中毕业那年由于斗欧背了处分,我自然被取消了推荐上学的资格.生活把我从美妙的幻想中猛地摔向街头,贫寒的家境不能允许我流落街头无所事事,当小工很难固定,做小买卖又经常赔本,后来终于谋到一个固定职业—当人力拉车的运输工,那一年,我十五岁.

图片来源于作者(张金厚的博客),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也真怪,从街上来来回回走了十几年,居然没有留心它是一条长坡.当我第一次负载走过很长的路程,在半街喘气时,一种莫名其妙的情感让我回头一看,我的娘哪,我生活的小街原来是一条又长又陡的坡.一次,由于用力过猛,挣断了肩上的拉绳,脸斜撞地面,开了红花.平车向后滑去,穿过路边的人流和小摊,猛地翻在街上,砸了盆碗,倒了酱醋,惊叫声和骂声混为一片.当我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时,面对撞伤的行人和受惊的小姐的责骂和拳脚,面对围观人群怜悯的目光 我脆弱的自尊心”嘣”地被拉断了,竟横躺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然而终于有这么一天,当我在望坡兴叹后又一次爬上街头坡顶时,突然间望坡而悟:地球既然是圆的,那就决定于世间绝无平坦之路.人生不也就象这街儿一样是一条坡吗?我难道非得爬这条那位不知名的”老爷”设置的坡,而不能自己设计另一条坡去跋涉.只要用力,只要能挣上去,无非头破血流再罢休就是了,何妨一试.也就从那一刻,我便决定开始另一种跋涉.

于是,我拿起久违的课本,拂去了厚厚的尘土,用足拉车的劲儿,熬落了多少满天繁星,上师范.教书.上大学.机关供职,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不尽的跋涉使我体会到了比以前更深更广阔的东西.尽管我也越来越体会到了这种人生奋斗式的跋涉不免简单化,甚至显得浅薄;尽管我也体会到完全脱离社会环境和不顾一切外在制约因素而孤独跋涉是徒劳;尽管我也体会到跨越自身的障碍比跨越外部世界的障碍更困难些,但那条扁担街展示给我的哲理至今不敢淡忘.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悠悠扁担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