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科波菲尔经典语录(大卫科波菲尔摘抄感悟)

《大卫科波菲尔》读书笔记-第二十章

“是吗?”斯蒂福思说,“嗯,我想我会的。我得考虑一下,看看行不行。一起去看看那种人,跟他们一起生活生活,这是很值得走一趟的。更不用说跟你一起旅行的快乐了,雏菊。”

两个阶层的隔膜。

大卫科波菲尔要不然家庭变故,也不会和奶妈一家走这么近,不会有对底层人民的感情。

“他们是什么?谁是什么呀?”斯蒂福思说。

“那种人呀!他们真的像牲畜、泥巴、木头,是另一种人吗?我很想知道。”

“哦,他们跟我们之间有很大的距离,”斯蒂福思不当回事地回答,“他们不像我们这样敏感。他们的感情不大容易受震惊,也不大容易受伤害。我敢说,他们都是了不起的正派人。关于这一点,至少有人替他们争辩。我呢,我敢说,决不想跟他们持相反的意见。

看看这,多傲娇啊!但是,又是事实造成的偏见。难道当今社会的高官富商就不是这样的想法吗?

斯蒂福思家有个男仆叫利提摩,据说通常总是侍候斯蒂福思,是他在上大学时雇的。这个男仆,在外表上是个体面的样板。我相信,在他那种地位的人中,再没有外表比他更体面的了。

读大学雇佣一个佣人,这是多么的奢华啊!如果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有钱读大学,那么,大学就是贵族的护城河了。还好中国不是这样,高考成绩好,哪怕再穷也可以去上大学。

经济发展,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这是事实。老百姓缴税不是为了让政府出台政策,加大这种差距。政策应该是不断缩小这种差距,至少是抑制这种增长。

另一方面,法律要减少财富差距造成的不公。这个是很难的。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大卫科波菲尔经典语录(大卫科波菲尔摘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