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趣事-洗澡

老家的村前有一条小河,据说此河发源于上游的狗扒泉,辗转迂回流到村前,在村前搭了个弯绕村而走。河崖上有五棵老桑树,树根裸露在河边,树头斜躺到河里,树枝紧贴在河面上,斜卧在水上的主干,成了我们往河里洗澡的跳台。

河岸上的桑树,每棵都一个人合抱不过来,虽比不上泰山上的五大夫松的名气,可在村人眼里依旧是个圣物。五棵桑树个个盘根错节,虬枝伸展很长,一到夏天把河岸上近一亩的河崖遮盖的严严实实。天再热树下依然凉风习习。从地里干完活的人们,都要到树下乘会凉。麦收之后,满树的桑葚子红彤彤、蓝晶晶,看了都会让你馋涎欲滴。摘一个放嘴里,酸溜溜甜丝丝,顿时浑身都是劲。

河崖下清澈的河水,一年四季不停地向下游流去,鳊鱼、花哨、产子鱼在水中自由自在的游荡,憨蛋、干虾、螃蟹潜伏在水底石缝,翠鸟、沙河溜子飞来飞去。天热了,大河是孩子的天堂,中午一放学,一个个抱着书本,箭一样跑到树下,放下书脱了裤头背心,抽抽爬到树上,踩着桑树树枝,就象一条条大鱼往河里跳。

河水有半米深,水性好的的站在桑树杈上。伸开四肢,就往水中跳,“嘭”的一声炸在水面上。胆小的用手捏着鼻子,往水中一拱,钻入水中。孩子们常年在水边,人人都会扒水。狗刨式、平躺式人人都会一手。在水中你泼我我泼你,互相打起水仗,搅得满河面上水花飞溅。玩累了,找个浅水滩,躺在细沙上,随水流往下冲,松软的沙子硌得屁股痒痒的。顺着河边的的石缝、泥窟窿掏螃蟹,摸泥鳅。渴了,在水边挖个沙坑,澄一汪清泉水,用手捧了就喝,凉丝丝的解渴又压饿。

中午到了,河岸上拉呱后,睡醒了的大人都回家吃饭起了,直到家里的大人提着小名喊吃饭,洗澡的孩子们才恋恋不舍的爬上岸,带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背起书包往家赶。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乡村趣事-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