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的粽子情缘

早晨的太阳在东方还没有升起,房间内还在朦胧之中,布谷鸟的叫声在窗外不停地叫着,妻子从电饭煲里捞出了清香迷人的粽子和带着粽叶色的鸡蛋。“快吃粽子,端午节吃鸡蛋不腰疼!”

端午节到了,家家户户都在吃着鲜甜可口的粽子。粽子,中国人吃了千年的粽子,品味了千年的幽怨,从遥远江南楚地,从烟雨蒙蒙的汩罗江边,到风沙迷茫塞外风光,到黄沙漫漫的戈壁沙漠,总是能吃出悠远的思念,遥远的情思。端午节吃粽子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一个传承和延续。现在,粽子一年四季人们都能吃到,即使农村早晨也有沿街叫卖粽子的,而且粽子的种类也不断增多,蜜桃的、雪梨的、红枣的、葡萄干的、肉馅的、品种繁多,花样迭出,正在逐渐丰富人们的生活。早晨起来,吃上两个粽子,喝上一碗豆腐脑,一天精气神倍足。

小的时候,在农村老家居住,端午节一般在麦收开始前后。端午节到了,麦子熟了,端午节还能吃上青麦时,便能过上一个好好端午节。因为麦子还没有收割,农家还不算忙,还有空闲时间。每到端午节,母亲都安排我们提前到河滩上摘苇叶,洗得干干净净的备用,头天将艾叶拔来。第二天天不明,我们还在睡梦中,勤劳的母亲便将艾叶插到门口,热腾腾的粽子端上桌子,我们兄弟几个从床上爬起来,眼还没有睁开,便闻到一股清香扑鼻的粽子味。那年月生活困难,粽子包得少不能多吃,而且母亲包的粽子又小,馅除了红枣没有别的,只是吃个稀罕,还要喝上一大碗红糖茶,恐怕不甜,有时我还偷偷抓一块红糖块放在嘴里,甜得齁人。小的时候,因为上树摔过几回,母亲不知从哪里找来中药尚龙根煮鸡蛋,然后连鸡蛋和汤一块喝,苦涩涩的味道至今我还记忆犹新。

过去人们迷信,干什么都要图吉利,端午插艾叶可以避邪除五毒,吃粽子是纪念屈原,而且还要赶在太阳出来之前。好胜的孩子们,常常将粽子放在书包里,到学校看谁家包的馅粽好吃。时而还要看谁家粽子包的好看,碰熟鸡蛋看谁家的硬,为此常常发生争执,在学校操场打起来。端午节还有一个重要内容吃燎麦,趁太阳没出来,地里的小麦还没有下去露水,偷偷跑到地里掐了还没有成熟的青麦,来到家用火一燎,放在簸箕里搓掉皮,再用力一颠,只剩下绿盈盈焦黄的青麦,抓到嘴里,清香软绵,不亚于如今咀嚼巧克力。

端午粽子在求新求变,过端午的方式也在不断翻新。每到端午节总是忘不了母亲给我们包的粽子,也许是吃了母亲包的粽子和用尚龙根煮的鸡蛋,我从小到大没有害过腰疼。母亲年纪大以后,虽然牙一个没掉,但硬的东西不能吃了,我回老家总是要给她老人家买些粽子,放在锅里一蒸,放点白糖,母亲没有吃够的时候。直到今年春天母亲八十八岁去世前都是靠喂点粽子维系生命。今天又到端午节了,一个个粽子冒着热气,可我的母亲再也吃不上粽子了。过端午吃粽子和我有着不解的情缘,那淡淡苇叶的清香,始终飘荡在我的记忆里。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端午的粽子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