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云天忆故人

初冬的大地被大雾弥漫笼罩之中,树上的黄叶纷纷落地,一阵电话铃声响起,传来不幸的消息,台湾二舅已驾鹤西游。一股酸楚从心里升起,我不禁掉下了眼泪。二舅你虽然离开了我们,没有看到大陆和台湾的三通,但我们和台湾亲人的关系一定会更密切。11月3日海协会会长陈云林访台时,一位记者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二舅请你相信,有两岸同胞的共同努力,台湾和大陆统一的春天,马上就会来到。

二舅年青时家中非常贫困,出家当了道士,以此混口饭吃。后来随老乡到南京当学徒,当国民党反动派逃亡台湾时,从大陆到处抓壮丁,二舅也被抓去当兵,从此和大陆失去了联系。台湾几十年的生活中,二舅当过兵,做过公务员,经过商,虽然娶妻生子,成立了家庭,但思乡之情无时无刻不挂在心中。每年的中秋、国庆万家团圆之时,他们一块到台湾的老兵都纷纷相聚在大海边,顶着月光,望着茫茫大海,一边喝酒一边哭诉着思念大陆的父母亲人,他们跪在海滩,呼喊着父母,彻夜抱头痛哭,隔海难阻思乡情,泪眼望断回乡路,想家的滋味,常人难以理解呀。家中更是杳无音信,外祖母在家哭干眼泪哭瞎眼。找了多少人算卦在东南,天天烧香保平安,外祖母到死还念叨二舅的乳名

八三年春天,正当梧桐花盛开时刻,一封转道日本的来信传来了惊天的消息,二舅从台湾来信了,亲人们都高兴极了,从此鸿雁传书,相互交流大陆和台湾亲人的生活情况,传达思念之情。八七年秋天,正是丹桂飘香、喜获丰收的时刻,二舅从台湾回故乡探亲。二舅转道香港回到老家,四十年的历程,四十年的辛酸泪,英俊潇洒的青年已变得白发苍苍。当二舅和家人到老林坟头上祭奠时,二舅哭得死去活来,多少人拉不走。也许是上苍有灵,晴朗的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从此二舅往返于台湾和大陆之间,探亲访友,游览祖国的大好河山,看到祖国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他总是赞不绝口,感慨万千。

二舅一生乐善好施,在台湾热衷于帮助赴台老乡干些工作,谁家有事有困难,他都热心帮助,出钱出力。回大陆探亲后,他又积极牵线搭桥帮助在台老乡寻找离散的亲人,先后到梁山、成武、济宁、济南等地,为赴台老乡寻找大陆亲朋,为他们捐钱捐物。二舅兄弟姐妹六位,谁家有困难他都千方百计帮助。二舅为人正直,敢说敢为,办什么事都公平合理,他先后来大陆十几次。他说,我在台湾没有多少积蓄和家底,只是靠养老金生活,攒几个钱就想回家,老家是我的根呀,喝口凉水心里也感着甜。

岁月无情催人老。近两年,二舅身体每况愈下,行动很不方便,一般很少外出,多数时间在家,大陆新闻是他每天必看的节目,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在电脑前和我们视频聊天,询问老家的情况,大陆的发展变化,关心两岸三通进展。有时开玩笑说:“三通以后,在台湾吃完早点,中午就可以乘飞机到大陆老家吃中午饭了。”

二舅十分关心两岸的和平统一。他经常说,大陆台湾一家亲,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两岸统一才会实现双盈,优势互补,共同发展,搞台独只会死路一条。他积极支持儿子来大陆投资,开拓大陆市场,年事已高还来往台湾大陆,关心表弟在苏州投资的一家公司,全力支持表弟和其他台胞来大陆投资兴业。

(2006年春天,二舅从台湾回大陆时,正赶上台湾国民党主席连战来大陆访问,我写了《又到梧桐花开时》一文,先后在《联合日报》等报刊发表。11月1日二舅侯贺荣去世,昨天(11月3日)听到二舅去世的消息时,又赶上大陆海协会会长陈云林访台,回想二舅的不平凡人生,故写成此文,以告慰二舅在天之灵。)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碧海云天忆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