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兄虎弟观后感(看虎兄虎弟心得体会)

电影《虎兄虎弟》的教育启示

20世纪20年代的法属殖民地印度支那,声名狼藉的英国猎手迈克拉里本以猎取象牙为生,但却在一次猎杀行动中发现了老虎一家。父亲被捕杀后,尽管妈妈曾经两次试图救回她的孩子,但是残酷的命运还是将这对双胞胎虎兄弟分开了。

戈莫和桑哈,一个粗暴而凶猛,一个羞怯而温和。分开后凶猛的哥哥戈莫被卖到了马戏团,在那里,思乡病与被圈养在笼子中的生活掳走了它的锐气。而温和的弟弟桑哈的处境则稍好一些,成为了诺曼丁长官的儿子拉奥的宠物与玩伴。诺曼丁打算把附近的丛林发展成旅游景点,但是这必须要得到他的上级的同意,于是这个家庭将桑哈送去培养成“斗士”参加比赛,取悦他的上级。

两只老虎长大成熟后在斗兽场再次相遇,这一次他们不再是兄弟而是敌人。当戈莫和桑哈在斗兽场上骨肉相认时,面对皮鞭、棍棒、枪口,这一对虎兄弟不畏淫威,毅然罢斗。那一刻,两双虎眼深情对视,柔水一般的眸子里闪回着儿时的画面,泪光晶莹。

最后,两只老虎逃出了牢笼,回到了丛林。因为它们对当地的村庄构成了潜在的威胁,诺曼丁派迈克拉里去把它们杀掉。当迈克拉里看见这两只老虎快乐地回到属于它们的那片丛林时,他却再也不能下手了。于是,他把戈莫和桑哈留给了属于它们的命运,转身离去。

剧中有两处细节值得思索。

一是从斗兽场逃出之后,桑哈准备逃出村庄,而被马戏团驯服的戈莫却条件反射般钻进了车上的笼子里,乖乖地爬下了。桑哈很惊讶,也很着急气愤,怒吼了几声才唤醒笼子里的戈莫,然后一块儿逃走了。

正如前文所讲,曾经凶猛的戈莫,在经历了几年马戏团的折磨驯化之后已经彻底丧失了野性。而天性羞怯温和的桑哈因为得到了小孩儿拉奥的宠爱与陪伴反倒变得自信勇敢了。人常说“泰山好移,本性难改”,其实没有一种天性是改不了的。只要经历了足够多的磨难或者得到了足够多的关爱。或者说当面临真正的生死存亡的时候。大熊猫为了不被淘汰能戒掉吃荤,彻底吃素,人在一定的时候还有什么不能改变。本性未移,一方面是未遇大富大贵,另一方面是未遭大灾大难。

二是当桑哈和戈莫被大火一点一点逼出丛林时,不远处正有许多枪口瞄准它们。面前是枪口,身后是火海,就在这必死无疑之时,被马戏团驯化得丧失野性的戈莫却转身站到一块石头上,纵身一跃穿过火焰逃进了没起火的树丛。变得勇猛的桑哈却在外面不知所措。它不知道跳进火海的戈莫怎么了,害怕、悲伤,只能嚎叫。戈莫再次从火焰中跳出告诉桑哈,看到的火焰是假象,它在马戏团里见多这玩意儿了。在戈莫的引领下桑哈也跳过火焰,一起逃生了。

最能阐释电影题目的或许就是这两个细节了。兄弟相依,取长补短。

逆来顺受、随缘而安的戈莫面对火海的表现似乎有点儿出人意料,其实完全合情合理。因为它曾不知道多少次站在马戏团的高凳子上思考怎样面对“火焰”,即使在驯兽师啪啪作响的皮鞭声和谩骂声交织中它也要静下心来思考。所以此刻它是镇定勇敢的,因为对此它是有经验的。已经变得勇敢无畏的桑哈面对与生俱来害怕的火焰胆怯无助了。所以说哪有什么绝对的勇敢与怯懦。特定的情境总会激发出不同寻常的表现。

桑哈的幸福经历带给它性情的巨大转变已不用赘述。戈莫的凄惨经历也不止是让它变得懦弱无能。对“火焰”的无畏就是这段经历锻炼出来的。还有它那种面对险境不慌乱的表现也不是被宠爱大的桑哈能比的。所以说任何一种经历都是一种财富。只是有些经历带来的财富人们多半没机会利用。“经历”是命,“机遇”是运。说命运不好,多半是命没赶上运。无论命还是运,有自己能掌控的,更有自己无能为力的。不可不努力,也不能太执着。

当然桑哈脖子上项圈的的佩戴与取下安排也很巧妙自然。佩戴项圈便于区分兄弟俩,观众看得不错;取下项圈意味着真正回归自然,观众看了安心。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虎兄虎弟观后感(看虎兄虎弟心得体会)